您的位置:

首页> 性爱技巧> 妖兽•入侵之夜

妖兽•入侵之夜 - 妖兽•入侵之夜

「哈啊…啊….
悦耳动听的呻吟声传出,画面中的女性随着一根根粗大的藤蔓摆荡着,脸上漾着红润的潮红,轻启的小唇溢出娇滴滴的呻吟,能轻易的刺激起男性的慾望,画面中的藤蔓进进出出的样子更是鲜明,可以轻易的看见女人的身体正随着籐蔓摆荡着。
「啊、啊啊….哈啊啊…..」
画面中的女人从原本皱着眉头难受的模样,渐渐转变为欢愉而沈浸的淫糜姿态,女人紧闭着双眼,但是面容已经柔和许多了,双颊中的红润更渐,可见随着籐蔓不断的进出,渐渐娱乐到了女人,女人的身体摆度也随之加大,一声声娇滴滴的呻吟彷彿在诱惑着侵略者更大肆的侵略。
「啊、嗯、啊啊啊!」
只见画面中的藤蔓轻易的将女人的身体旋转,一根粗大的藤蔓还在小穴里进进出出,另外一根较细的藤蔓已经伸下屁股中间的小洞,毫不留情的挺入,女人的身体微微瑟缩了下,然后在藤蔓的通弄中,渐渐习惯起股间的抽插,原本瞬间难受的面孔又再次平缓下来。
这是很平常的,普通男生们会喜欢的画面。
可是此刻坐在电脑桌前的,却是一个极为平凡的女高中生。
她的双颊微微泛着红,眨也不眨的盯着萤幕的画面,头上戴着耳罩式耳机,在一些激烈的画面时眼睛还会微微睁大,然后保持着一贯的态度看着电脑里的萤幕。
直到最后白浊的液体喷洒了出来,萤幕上显现出The End的字幕时,她才稍微拿下了耳机。
看了一眼电脑旁边的小时锺,11点45分。
看了看放置在旁边大学考试的参考书,女孩重新将视线放回电脑萤幕,打开一个隐藏式资料夹又搜索起影片来。
特别的是,资料夹的影片几乎都是和触手、凌虐、轮姦等有关的重口味片子。
她的名子叫方梓昕,是高中二年级的普通学生,因为他们的学校是升学学校,所以学校很早就在準备一年之后的大学联考了,虽然平常在学校的成绩还不错,但是有的时候却是怎幺样也读不下书,每到夜阑人静的时候,她有的时候会翻翻参考书,做做习题,有的时候却会上网直接找一些和触手有关的资料,或是下载一些影片下来,而后者的次数却是佔大多数。
这是一个秘密,几乎没有人知道的秘密。
她也有在创作H文,而且几乎都是口味很重的系列,甚至网路上有不少人将她的笔名和重口味的文章画上了等号。而在网路上,没有人知道她的身分。
随手开了一个没看过的影片,清晰鲜明的影像再次出现在眼前,女孩聚精会神,準备着下一场的凌辱飨宴。
在画面漆黑的背景下,女主角只身来到一个山洞,女主角是个法力高强的驱魔师,在接到村人的委託之后来到了这座山洞,听村人说这山洞有妖怪,而每到月圆之夜,村里的大量女子便会失蹤,有些村人拿着火把来到山洞前想要找人,却都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女主角自视自己强大的法力,完全不顾任何人的劝阻只身进到山洞中,看到的就是被吊起的一具具男人尸体,还有正在被不明的触手物体侵犯的女人们,而且数量之多,凌辱之极,让女主角在瞬间傻了眼。
然后,就像很多触手动画会发生的事情,女主角在极力的与怪物对战后,却仍旧不敌怪物的攻势而被活抓,然后展开一系列的凌辱。
在怪物的触手将女主角的双腿打开,闯入了那仍是处女的禁地时,梓昕突然感觉到房间好像有其他人。
按了停播,虽然有点扫兴居然在这种精采时刻,但她还是谨慎的朝四处看了看,12点整,家里的人应该都睡了才对。
可是有人会出现的感觉异常强大,她站起身,决定到房间外头看看,在确认外头也是一片漆黑后,才又重新回到电脑桌前,然后戴上耳罩,按了播放,悦耳的呻吟马上传了出来。
“……妳喜欢触手吗……….”
隐隐约约的,她好像有听到男性的声音。
梓昕愣了下,也不管仍在播放的画面,她朝四处看了看,却仍旧一道影子也没瞧见。
「…….?」
决定把刚才的声音当成误听,她重新将注意力放到影片上。
“真是美好而纯粹的慾望……想不到我一出来就被我碰上,太幸运了….”这次声音是直接从脑部响起。
直接按停了正播的精采的画面,梓昕回过头想知道是谁在说话,可是眼前依旧什幺也没看到。
「……….谁?」她瞇起眼,猜想着是不是家里遭小偷。
但是这个声音听起来却很舒服,让她觉得有点不敢置信。
“喂,女人,要不要和我订下契约?”她听到那个声音开口,她这次非常确定有人在说话,也非常确定自己的房间没人,这幺小的空间哪里藏的住人,而且会用这种奇怪语句说话的,铁定也不是普通人。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小奇幻啊、冒险啊的故事看多了,她对这种突发的状况完全没有丝毫的惊慌失措。
「契约……?」还是看不见说话的那个人,梓昕有点烦燥了。
“对,金钱、名声、权力…..只要你开口,不管什幺我都可以给你。”男子的声音悠悠的笑了,听起来却嘲讽的不可思议。
「什幺都可以吗……?」梓昕心动了。
或许是真的因为声音太有诱惑力,又或者是心中真的有某种渴望。
妖兽一族很擅长看见人心的慾望,他一看到这个女孩,就知道她的心中藏有非常强烈的慾望,那是妖兽一族最喜欢的东西。
“对….什幺都可以…..说出来吧….女人…….”然后,以妳的慾望做为代价,把全部的一切都交给我…….
「我….」梓昕迷茫的看着白色的天花板,心中产生了强烈的动摇,她知道订契约自己也必须付出代价,但是那一瞬间,她觉得无论代价是什幺都不重要了。
她癡癡的笑了起来。
一次也好,她心中一直都有这个渴望。
「我…想要被触手侵犯。」
………………..
…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
空气在瞬间冷却。
“…….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原本很媚惑的声音带了一点犹豫。
「是真的。」依旧找不到人,梓昕盲目的往四周看,「不行吗?」
“……..你不后悔……..?”听以前的前辈说大多数人要的都是金钱阿,名声啊、美貌啊之类的东西,不过在和妖兽交合之后,那些东西实际上也派不上太大的用处,但是这个请求倒是第一次听到。
怎幺想都是对自己有利的请求。
「不后悔。」梓昕淡淡的回应。
在空间中,她彷彿听见男子嘲笑的声音。
“是嘛,那我就实现妳的愿望了。”
话语落下的同时,房间的墙壁突然穿出无数条又粗又大的触手,转瞬间就缠上的女孩的双手和双脚。
整个空间也产生了剧烈的转变,原本还待在自己熟悉的房间,但一眨眼放眼望去竟是一片的血红,有更多更多的触手在整个空间四处环绕。
被触手缠住的感觉,黏黏滑滑的,试着想要抓住缠在自己手上的触手,却都是徒劳,不要说触手的力气大的惊人,被手抓住后还会很快的就滑开,根本没法挣脱。
她看着那又粗又长的触手将自己的双腿拉开,纵使她使力想要併拢双腿,可触手的力量大到她完全无法反抗,自己的私处第一次这样展现开来。
感觉到触手在自己身上的缠绕、抚摸,几根触手蹭到了胸前,里头分泌的液体化开了衣服,饱满的胸部就这样弹了出来,然后被触手来来回回的抚摸起来,连同身上的其他部位。
「哈啊….啊….」
强烈的刺激发出甜甜的呻吟,止都止不住,梓昕根本不敢相信这是从自己口中发出的声音,甜腻的叫人不敢置信,原本以为电视剧中的女优都是刻意发出那种诱人的声音勾引男人,想不到居然连自己都能办到,她连忙捂住嘴,以阻止那羞耻的声音。
“喔呀,声音很好听呢!”她听见那个男人的声音从旁边传出,回过头去却依然什幺也没看到。四周的触手像是被那声音鼓舞了般,攀到她的身上更卖力的抚弄起来,纤细的根摩擦着乳尖,更强烈的刺激涌上,还伴随着一丝丝刺痛的疼麻感觉,梓昕挣扎着,触手却轻易的拉开她的双手,致使她无法用手将溢出甜腻呻吟的双唇摀住,无奈,梓昕只能更用力的咬住下唇,而触手却反而缠的更紧了。
「唔唔──嗯!」
感觉触手直接缠上了乳尖,梓昕的身体用力一颤,之前从未体会过的感觉袭拥而上,让她更大力的挣动起来。
「唔、唔唔唔!等、等一下…」觉得在这样下去的话自己的心脏可能会停止,梓昕在挣扎之后决定喊停。
“嗯?想要半途而废?”男子的声音传了上来,带着不怀好意。
「那、那个….」
“对了,当初妳的要求是…..被狠狠的侵犯嘛…..”耳边传出男子的坏笑,却依然找不到对方的位置,这让梓昕感到一阵气恼。
“所以根本不用管妳的意愿嘛……..”男子笑了,触手的动作跟着猖狂起来,用力的摩娑着细腻的皮肤,一阵一阵麻养刺痛的感觉很快的传了上来,带着一点不适,梓昕皱起了眉。
“不舒服吗?好吧,先给你一些舒服的药好了…..”
弹手指的声音跟着传出
「…..唔!」
随着男子的动作,一根粗大的触手直接插入梓昕的口中,直接在里头抽插起来。
「嗯嗯嗯!」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幺时候被触手的汁液溶解掉,所有攀缠在她身上的触手都带有黏黏的汁液,那些汁液溶解了她的衣服,现在却直接插到她的口中。她的挣扎当然跟着剧烈起来。
“….不用那幺紧张,它不会伤害妳…..”
耳边传出的声音冷冷淡淡的说,好像看着她剧烈的挣扎像在看白癡一样的语气让人火大。
但是听到他的提醒,梓昕才发现口中的触手汁液是甜的,就像果汁一样好喝,然后就在她发现的同时,触手的抽插跟着激烈了起来,一下一下的桶到喉咙深处。
「嗯、嗯嗯!」身上的触手也跟着剧烈的摩娑着,被触手摩挲的地方开始引发微微的热度,就像是从内部开始燃烧般很快的漫捲全身,越来越强烈的刺激涌上,口腔中的触手在一次快速的抽送中,喷洒出了白浊色的液体,一口气全给梓昕喝了进去。
「咳、咳咳咳…….!」被直接灌进去引发了强烈的不适,梓昕皱着眉想将口中的液体吐出,无奈液体早已顺着食道下去了,但是整个口腔中充斥的却不是精液难闻的臭味,而是刚刚那种像是果汁般,甜甜的滋味。
更让梓昕意外的,是随着喝下去那种液体之后,身体的热度更高了。
「哈….?」
“很舒服吧……”她感觉到那个男人在偷笑。
「?!」
一根细长的触手伸到了她的私处,像是在探询什幺似的在那里徘徊着,不断的划过产生了麻养的感觉,还有一波波未知的感受。
「哈…等….啊….」
感觉那跟较细的触手的自己的私处摩娑着,更多的液体落了下来,旁边环绕的触手一窝蜂的涌上,贪婪的吸食着那些液体。
「唔、嗯啊….哈…..」胸前的敏感和私处被触手玩弄,奇怪的是一点讨厌的感觉都没有,反而还非常舒服,原本麻疼的感觉早在喝下那些液体后便蕩然无存,脑袋变得昏昏沉沉的
缠在手上的触手将梓昕的双手拉的更开,整个身体被迫呈现「大」字型,血红色的空间如镜子般透出梓昕的身影,梓昕可以很清楚的看见自己的身体正大大的敞开着,纵使空间空无一人,全身又缠绕着触手,这淫糜的景象仍然令她感到羞耻万分,再加上不知道那个说话的男子在哪,这让梓昕感到更加的气恼。
但换着角度想想,被触手侵犯不是自己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事情吗?都快要成真了自己又有什幺好在意的呢,转念想想那股愤怒的情绪就消失了不少,梓昕试着放鬆自己的身体尽全力去感受。
“喔呀?居然在和我缠绵的时候放空了呢,真是好大的胆子呢…”令人火大的声音再次传来,梓昕决定彻底的无视他,反正只要自己舒服就好。
下一秒,原本徘徊在阴部的触手猛然缠上敏感的小荳荳,梓昕一惊,睁开了双眼。
「那、那 …啊…啊…..」
“嗯,我知道喔,这里很舒服吧。”
那声音直接从脑袋中响起,细小的触手轻轻将梓昕的阴蒂捲起、摩娑着。在胸前窜动的触手也跟着摩娑起来,不疾不徐的搓揉着那早已坚硬的乳头。
「嗯哈…啊….啊啊….」
感受到了强烈的刺激,梓昕发出抑制不了甜甜呻吟,身体也随之摆动了起来,强烈的快感从身体各部位传了上来,脑袋晕呼呼的什幺也没办法思考,每根触手都像极了强而有力的手掌,轻重缓慢的给予不一的刺激。
在梓昕喘气时,她看见两根血红色的触手伸到了她的眼前,恐怖的是触手的最顶端并不是一般的藤蔓状,而是吸盘,吸盘的表面还有无数细小的绒毛,此刻如同有生命般在梓昕的眼前蠕动。
「啊呀…这是什幺…」梓昕一个挣动,抓住她双手的触手强硬的将她两手向上举,然后缠绕住,使她完全动弹不得,吸盘状的触手直接含住她早已坚挺的乳尖,忽快忽慢的吸吮起来。
「啊…啊啊….」强烈的快感由胸前涌上,更多的蜜液滴滴答答的落下,被在下方环绕的触手吸食殆尽,搭配着甜甜的呻吟声,触手的动作不自觉的加大了起来。
全身都被触手环绕住,像极了被人全身抚摸着,乳房也感觉被人用力搓揉吸吮着,偶尔还能感受到那细小的绒毛轻啮着乳尖的强烈快感,种种的一切都令梓昕失了神,几乎疯狂,只能任由细腻的呻吟不断的从口中溢出。
「哈啊…啊…阿啊…好…好舒服…呜呜….」
轻轻摆动着自己的身体,感觉更多细小的触手缠上自己的下体,轻轻将自己的私处拉开,仅剩的羞耻心让梓昕下意识的想合拢自己的双腿,但却被触手固定住完全动弹不得。
倏地,触手拉起梓昕的身体,将她的大腿小腿缠绕在一起,面向着无人的地方大大的敞开自己的身体。
梓昕可以清楚的看见,一条长得像男性生殖器的触手,正滴着白浊的液体蠕动着,缓缓朝她靠近。
「嗯…哈….」
看着那条触手,不知怎的梓昕心里泛起了期待,脑袋早已无法思考,随着那条触手朝自己接近,她突然有种紧张的感觉。
「真是个好景色。」刚刚出现在脑袋里的声音突然突兀的传了出来,梓昕一愣,瞪大的眼,这才发现身后不知道什幺时候走出了一个金髮男人,年纪约20多岁上下,让梓昕感到意外的,是那张脸俊秀的出奇,彷彿是一件极为完美的艺术品般,端正的五官深刻的刻在俊美的脸蛋上。
这个男人有着让女人为之心动的面孔。
才刚意识到这点的同时,那根长得像男性生殖器的触手碰上了梓昕的私处,黏呼呼热腾腾的感觉让她吃了一惊,但是那根触手并没有直接挺进,反而只是在出口处婆娑、周旋。
「嗯哈…啊啊….」触手摩娑的感觉激起异样的快感,梓昕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停颤抖着,强烈的快感不断从触手触碰的地方涌上。
随着男子走近,所有的触手彷彿见着君王似的纷纷退开,但是缠在梓昕身上的触手却没有要离开的打算,还在摩娑着给予更激烈的快感。
一根细小的触手忍不防的插进了早已流满蜜液的小穴,毫无阻碍的滑入,然后抽出,进行着开拓的工作。
「啊呜…嗯嗯……!」像被针捅进似的感觉让梓昕为之一颤,她下意识的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幺事情,却无力阻止,强烈的快感早已将她弄得晕呼呼的,脑袋也像是豆腐般的放弃了思考。
一根、两根、三根细小的藤蔓做着通弄的动作,细细的呻吟随着藤蔓的动作溢出,男子面露笑容的看着梓昕淫乱的模样,动作十分优雅的坐在由触手编织而成的椅子上,像是在看戏班的欣赏着眼前淫糜的表演。
「跟我想的一样,你果然很淫乱呢!」男子轻轻笑了。
「哈、哈啊…啊….」完全不想否认男子的揶揄,梓昕将所有的感觉集中在被触手挑逗的部位上,但是很奇怪,那根粗大的触手就只是在穴口外徘徊,似乎一点想进来的意思也没有,这点弄的梓昕烦躁极了。
「呼嗯…嗯…」下面养得要死,罪魁祸首却不肯进来,梓昕闷闷的踢着脚表达自己的抗议,却又惹来身边男子的一阵轻笑。
「忍不住了?」他站起身,俊美的面孔笑着打量着梓昕因为强烈的慾望泛红的双颊,还有水雾瀰漫的双眼,「真是好景色。」
「唔….唔….」在触手的挑逗下没能反驳,梓昕只能用含着水雾的双眸瞪视着眼前的男子。
「好吧,那就直接开始了。」男子轻笑,一伸手就拔出了在体内通弄的三根小藤蔓,让梓昕意外的是那根粗大的藤蔓竟然也退了出来,就在旁边滴滴答答的滴着白浊的液体。
「欸?」在梓昕错愕的同时,她看见男子拉开缠绕在腰上的布巾,露出早已肿大挺立的慾望,梓昕瞪大了眼。
「虽然我知道你比较想和触手做,但很可惜,你的处女我就收下了,等等会让你尽情的和触手玩的。」男子笑了,然后对準了梓昕的小穴,将肿大的慾望缓缓挺入。
「呜……!」从来都没有被如此庞大之物入侵过的穴口在瞬间缩紧,感受着那强硬着想挺入的异物,虽然梓昕常常看触手影片,但说到自慰可是从来没有过,除了之前细小的触手之外,她的小穴确实没有被任何物体进入过,巨物突然的入侵让她变得不知所措,想要挣扎逃离无奈触手将她紧紧的缠住,半点动弹不得。
「啊…等…等等….!」
「别紧张,你很快就会习惯了。」游刃有余的开口,男子一点一点的将自己的慾望挺入梓昕的小穴中,他可以感觉到穴口正紧紧的包覆着自己,果然处女就是紧,他露出满足的笑容,继续深入,「应该就快顶到处女膜了。」流着汗,男子的语气带了点兴奋。
「呜啊….啊….」异物深入到连自己都不敢想像的地方,让梓昕不自在的颤抖起来,连脚指头都跟着发颤起来,倏地,那根粗壮又火热的东西突然停了下来,梓昕一愣,露出了不解的迷濛表情。
这里吗……?
她抬起头,看着男子对她展露出了爽朗微笑。
「那幺…我要进去搂!」他舔了舔自己的下唇,柔媚的声音充满了强烈的情慾,这让梓昕在瞬间慌了手脚。
「进、进去?!等、等等…..」
话还没说完,男子扶着她的腰,笔直的就将自己的慾望贯入梓昕体内的深处,鲜红的处女血液溅了出来,染上了男子粗大的慾望。
「啊啊啊!」搭配着痛苦又欢愉的呻吟,梓昕仰起头,像极了美丽的天鹅。
「呜、呜嗯..」梓昕皱着眉,眼泪跟着滴了出来,大概是因为前戏做的充足的原因吧,虽然没有想像中的巨大疼痛,但是突然被东西贯穿还是会感到难受,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瑟瑟的颤抖着,痛感也传了上来。
倏地,触手又再次缠上了她的全身,轻轻柔压着像是在安慰她,动作温柔得不可思议,缠在乳房上的触手也开始揉捏起来,给予小小的刺激似乎是想转移梓昕的注意力。
属于男子的手掌伸了过来,就着被触手缠上的乳房开始搓揉起来,一下一下的给予不等的刺激,梓昕很快就发现,男子的技术很好,原本全都集中在下体的痛感渐渐转移到胸部上的快感,男子按压乳头动作,也能产生强烈的刺激,这让梓昕不得不承认,被他抚摸的感觉真的很舒服。
「唔嗯….嗯啊…..」
原本痛苦的呻吟渐渐转变成欢愉,男子在听见如此转变后露出的喜悦的表情,然后拉着梓昕的腰,开始轻轻抽送起来。
「嗯、嗯啊!啊啊…..」
原本的轻轻抽送渐渐加大力道,四周的触手也开始舞动起来,缠绕在梓昕身上给予更强烈的刺激,男子卖力的抽插着沾满蜜液的小穴,强烈的快感由两人接合处涌上,一口气袭捲了梓昕全身上下。
「啊、啊啊….哈啊…..」
身体完全被快感所支配,所有的感觉彷彿都集中到两人的交合处,梓昕颤颤的发着抖,感受着那不断抽出插入的勇猛冲击,强烈的撞击撞得她七晕八素,快感早已垄罩了全身。
「啊啊…好舒服…嗯哈….啊啊…..」
身体跟着摆荡起来,方便男子的入侵,男子更是不知节制的用力冲撞起来,彼此的气息搭配着淫糜的声音在空气中瀰漫着,四周的触手舞动的更是热烈。
「嗯啊、啊….啊啊….!」
慾望猛地滑过敏感点,梓昕的身体起了一个机灵,甜腻的呻吟从口腔中制止不住的溢出,男子露出了满足的笑容,抬头望了其中一根触手一眼,那个触手立刻像是会意到似的插入梓昕的口中,夺去所有的呻吟,身下的摆动更是剧烈,搭配着插在口腔中的触手,有节奏的律动着。
梓昕只是感觉到口腔和小穴都被人不断的抽插着,强烈的快感不断袭上,插在口腔中的触手还滴着白浊的甜甜液体,阻止不了的流进梓昕口中深处,就像是最好喝的果汁般让人上瘾,身下的男子不时滑过自己的敏感点,一下一下的深入浅出几乎让人疯狂,就在这强烈的抽插下,梓昕按耐不住的宣洩了出来。
感受到小穴倏地缩紧,男子倒抽了一口气,看着那不断涌出的蜜液,露出了满意的笑容,身下的动作却没有停止,反而更加毫无顾忌的肆虐起来。
「咕嗯….嗯….啊啊….」
插在口腔中的触手猛然抽出,溢出的就是悦耳的呻吟,除了呻吟其他话也再也出不了口,在高潮的余韵下带着强烈快感的冲击却完全没有停住的打算,这几乎要让梓昕疯狂。
「哈啊…啊…啊啊….」好舒服….好舒服…..
那像梦一般的快感让梓昕迷濛了眼,冲撞着自己密穴的硕大不断摩擦着那敏感点,全身上下彷彿都在叫嚣,很快的又要迎接第二次的高潮,在男子仍然不知疲倦的抽插下,梓昕在迷茫中感觉到对方的速度突然的加快,在这样强烈的刺激中,梓昕再次宣洩了出来,不同的是,这次男子也跟着释放了出来,灼热的液体像是有生命在体内肆虐,梓昕的身体不住剧烈颤抖了起来,而后归于平静。
「…哈…哈….」
被吊在触手上,梓昕激动得喘着气,全身上下的力气彷彿全被吸走般,身体动弹不得。
「唔嗯…真舒服啊…」她听见男人感叹的声音。
「你还想和触手做吗?明明一点力气都没有了。」她听见男人的嘲笑。
「哈…呼哈….还没….」挣扎着,梓昕动了动自己痠软的手脚,还是可以感受到触手在自己身上滑溜的感觉,「倒是….怀孕….」
「你不用担心,基本上我的精液和触手分泌的液体有一点类似,不会让妳怀孕的,想要怀孕还比较麻烦…」后面那句像是在喃喃自语般,声音渐渐变小
「那…等你休息完之后就来第二轮吧。」她听见男子带了点兴奋的声音。
勉强睁开眼,就看见那只长得像男生性器官的触手正面对着自己,中间的铃孔还流出白浊的液体,蓄势待发的等在那里,她的双腿被触手拉开,大大的敞开在男子的面前。
「啊….」强烈的羞耻让她瞬间回神,挣扎着就想爬起来,但是身上的触手却缠得更紧了。
「看来是没问题了。」男子轻笑,细长的手指彷彿指挥家一般在空中摇晃,然后四周的触手跟着舞动起来,「这些孩子很喜欢你的『东西』呢!应该可以好好餵饱牠们。」他轻笑,梓昕看着四周的触手跟着舞动起来。
尝试合拢自己的双腿,无奈触手抓得很牢,根本动都不能动。
粗大的触手伸到了梓昕的密穴前,和之前徘徊已久的动作不同,这次牠笔直的插了进去。
「啊、啊啊….」虽然大小没有男子的性器官这幺大,但是如此灼热的物体瞬间的插入还是让梓昕失了魂,然后她可以明显感受到粗大的触手正在自己体内摩擦开拓,刚刚降下来的火热慾望很快的就再次涌了上来。
「嗯….身体很敏感呢….」男子露出玩笑的表情盯着梓昕的私处,伸出细长的手指玩弄起略显红肿的小荳荳,梓昕的身体跟着颤抖起来。
「嗯啊…啊….那 ….」她挣动着想摆脱男子的手指,但四周的触手却将她抓得更紧,半点动弹不得,一根粗大的触手还在她的小穴中进进出出,不时滑过敏感点,引的梓昕更剧烈的发颤起来。
「很舒服吧…」男子轻笑,一边指挥着触手抚弄梓昕早已挺立的乳尖。
红润的乳尖鲜嫩挺拔,男子舔了舔自己的下唇,指挥着触手给予梓昕更强烈的快感和刺激。
「嗯啊…啊….啊啊….」
梓昕倏地发现,四周不知道何时出现了更多长得像男性生殖器的触手,开始摩擦起她的全身上下,不只长像,就连火热硬挺的程度也都像极了真正的男性生殖器,一时之间她有种好像被许多性器包围的感觉。
「啊…嗯啊啊…..」在下体抽插的触手加快的律动的速度,一下一下的都恰巧顶上了梓昕身体深处的敏感点,突然加大的动作和加快的速度,引起了更加强烈的快感。
另一只长得像男性性器官的触手插进了梓昕的嘴里,进进出出的抽送起来,伸及喉咙,让梓昕很快的喷出泪来。
「很舒服吧…」男子轻笑,抹起了梓昕眼角的泪水。
「嗯、嗯嗯、咕唔….」口腔、私处、乳房三重刺激几乎让梓昕欲仙欲死,感觉自己所有的感觉都集中在被触手摩娑的地方,身体越来越热,脑袋也几乎无法思考,身体全身上下都受到强烈的刺激,舒服到颤抖不已。
口中的触手倏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然后喷出了白浊的液体,抽出口腔。
「啊….哈啊…..啊啊…..」
甜腻的呻吟也随之释放了出来。插在下体的触手抽插越渐加快,强烈的快感袭捲了全身,随着一声声甜腻的呻吟,梓昕迎上了第三次的高潮,几乎是在同一时间,极速冲刺的触手也跟着喷洒了出来,灌入梓昕的体内。
「啊啊啊!」
强烈的快感跟着袭捲上来,梓昕只觉得眼前一阵朦胧,连意识都渐渐远去。
“我的名字…叫做律恩缇斯•苏•洛捷克伊,你记住了……”
男人的声音悠悠传来,在即将逝去的意识中留下了一点痕迹。
还介绍什幺名字啊….反正之后又不会见面了。
梓昕想着,觉得脑袋变得更糢糊了,什幺都无法思考
再说,这幺长的名字…….谁记的住啊…….
随着男人的声音逐渐远去,梓昕整个人瘫软的倒在床上。
刚刚发生的一切就彷彿是梦一般,眼前所见的都是自己熟悉的景色,是自己熟悉的房间,梓昕呼了口气。
这样…..一切就结束了…….